韩国的扭曲是如何形成的?

浏览次数: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22-02-24
html模版韩国的扭曲是如何形成的?

文 | 刘梦龙

这几天,韩国人炸了。因为作弊被抓而怒不可遏,确实很有精神,很有韩国特色。在无理取闹的层面上,外交抗议、民众示威、袭击中国留学生,韩国人的反应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。就连一贯被看做颇为进步的总统文在寅,都公开表示了不满,并耐人寻味的回答了“国内年轻一代反华情绪蔓延”的问题”。答记者问这种形式,与其说是问答,还不如说是对某种事实的确认。

今年是中韩建交三十周年,正值多事之秋。一方面是中韩两国经济日益密切联系,中韩两国的产业结构,高度互补又竞争激烈,几个核心领域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。另一方面,中韩在国家战略上存在的根本性冲突,使两国难以避免走向日趋对立。从陌生到熟悉,彼此越熟悉,交往越密切,年轻一代越不掩饰彼此的厌恶。

在当代中国人的印象里,韩国不仅是对手,而且是不值得尊重的对手,被看做美国的前沿爪牙与怀有非分之想的邻居。一边是韩流在流行文化领域的强势,韩国明星大杀八方,赚取了无数粉丝和金钱,一边是普通韩国人被打上了难以理喻,夜郎自大的标签,并和高度内卷的朝鲜地狱构成了绝佳的对比讽刺。

那么,韩国人这种扭曲是怎么来的?越来越清晰的敌意与竞争,中韩未来会是什么样?以韩国为代表,中国的崛起难以遏制,第一环岛链已经失去封锁效果。在这样的当下,西方正在周边为中国准备什么样的遗产。今天,我们就来谈谈这几个问题。

作为整体的韩国人,其国民性格是有问题的。外界常常觉得韩国人缺乏底线,又夜郎自大,难以相处。直接说,就是韩国人的乖张,不止中国人受不了,是所有人都受不了。所以,才会有中日团结靠韩国的说法。而同样国民情绪相当扭曲激进的印度人,更是经常会和韩国人打王者局。

韩国人这种带刺炸弹一样的国民性格是怎么形成的,来自历史的长期积累与畸形社会下的持续扭曲。众所周知,当代韩国是一个极度内卷的社会,而这种情形不是当代才有的,是自古以来。明清时期,处于封建社会的中国人就观察到李氏朝鲜的极端不平等并感到震惊。比如朝鲜人中阶级分明,两班制从母论的情况下,朝鲜下层几乎和上层隔绝的,上层完全不把下层当人看。给仆人吃剩饭对中国人没什么奇怪的,但直接把吃剩的骨头丢到桌底下给下人吃,这算一种恩宠,中国人还是不习惯的。相对的,朝鲜仆役的地位低下到非人,又使人们觉得下层朝鲜人普遍寡廉鲜耻,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什么都做得出来。

朝鲜半岛并不太富庶,而朝鲜几个王朝却能长期保持相对稳定,这种驭民有术,靠的是畸形社会结构。封建时代的中国人觉得朝鲜上层是穷而无能,下层是穷而无耻,看不惯还保持一些奴隶社会性质的朝鲜半岛是正常的。所以说,朝鲜地狱的形成是有其历史因素的,而为了在这样极度内卷的环境里出头,最终培养出以作弊为荣,缺乏底线的社会思维,不足为奇。

当然,回过头来说,整个东亚都内卷,中日也都卷,但像韩国这样人性扭曲,就不仅是内卷的问题。这恐怕和朝鲜半岛长期社会发育滞后,跑步进入现代社会有关。说到底,就是韩国进入现代社会了,但社会平等并没有跟上,保留了大量旧残余,甚至还与时俱进了。整个韩国在发展过程中,反而形成了进一步缩小的权贵阶层,和全民放大的中下层。过去,日本经济好的时候,有个全民总中流的说法,而韩国反而形成了一种全民总下层,国民自然也越来越卷,越来越扭曲。

一个号称是发达国家的地方,一边夸耀自己的经济发展水平,一边硬生生卷到脱北者逃回北方,纸面上十倍的经济差距,居然连招降纳叛的典型都竖不起来,甚至军队吃猪食被对面鄙视,又是朝鲜地狱极端畸形的一个明证。

另一方面,韩国现代民族主义的极端化,本应追求自尊自强的民族主义变成了反智又无底线的民粹主义。韩国极端的民族主义,那套万物是半岛发明的夜郎自大,绝不只是小人乍富装作世家的张狂作伪,而是半岛社会有意识推动的产物。这种极端意识形态,清末的中国也搞过,不外乎是洋人的一切都是我们祖先发明过的。

为了从中日的阴影里树立半岛民族的民族意识,朝鲜独立过程中使用了这套手法,本无可厚非。但半岛两国独立后,依然在大国阴影的笼罩中,形成了三八线的对峙,这就造成了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干。如果说,北朝鲜的反事大多少还有其自尊自重的成分,而南朝鲜,立国不正,社会长期畸形发展,就更有赖于这种极端意识形态来维护作为独立朝鲜民族的共同认知。

当代韩国的这种夜郎自大与大规模的文化偷窃,最后在文化历史领域,极端民科推倒正统社会科学,和政客长期的纵然鼓动有关。哪怕是文在寅这样有点进步性的政客都被裹挟其中,必须去顺应这种民意,这又是韩国民主的劣化。更不用说,文在寅自己都要被清算,未来在美国人主导下,韩国政治只会越来越反动。而借这种对外部的狂热,使民众抱团,并缓和社会问题,所以在中国人觉得受害的时候,韩国人又常常会理直气壮的痛骂中国人才是文化小偷。

韩国反华没什么奇怪的,我们过去也说过,中国周边国家,或多或少都反华,这是正常的。中华文化圈的国家,民族独立的过程,就是摆脱中国影响的过程。而他们自身的历史文化又和中国密不可分,哪怕去汉字也无法摆脱这一点,就必然要编造历史,并始终把和中国的对立对抗,放在立国之本上。所以韩国人会和中国人争端午,争中秋,越南人也一样会理直气壮地和中国人争春节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韩国确实是其中跳最高的那个。

实事求是的说,韩国有反华的倾向,而且在可见的未来,会越来越激进。一方面,这和韩国的野心有关,这点无论南北都一样,半岛国家的成长就是不断侵蚀中国的过程。这是他们的立国之本,越南甚至还在几十年前实践过,没什么不同。当然,这也和韩国是美国的前线国家,是带有强烈殖民地性质,并时刻在提醒人们注意有关。

这点韩国人心里也清楚,又正因为清楚,不敢对西方大国不满,就只能加倍对北方大国怀有不满,并有着不切实际的想法,这是韩国反华心态的一个重要来源。未来,中美的矛盾越激烈,韩国这种反华倾向当然就越要配合,不然怎么称得上前线国家。

这里,确实涉及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中韩的产业竞争,这也是未来中韩两国国民会越来越对立的重要原因。尤其是韩国,从吃日本的产业转移开始,好不容易积累了一点家当,如今可以说是生死关头。挺过去,就有成为真发达国家的前景,如果关键领域被中国压垮,那这张发达国家的皮可能就直接没了。

未来十年,是韩国的一个生死关头,是重大危机,也是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期。我们要看到,当代世界的工业分布已经高度集中在东亚地区。极端像造船业,实际上只剩下中日韩三家占全球96%以上的份额,而日本后继无力,所以,其实只有中韩两家。包括新能源汽车,半导体等产业,中韩斗争非常激烈,也是维持韩国经济的支柱。

中日韩的产业是高度互补的,如果团结起来,可以说直接就垄断世界工业大半个江山,拥有定价权了。但这是西方不允许的,而日韩作为美国的前线国家,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形。韩国说到底,是美国部署了萨德,并拥有战时指挥权的一个特殊国家,正儿八经的对华抗战最前沿,是美国战争机器的一部分,战时要准备为美国人吃炸弹的。所以,中韩工业必然是你死我活。

现在西方面临的很大一个困难,是中国作为一个空前的工业巨兽,实际上在维持全世界的生产体系,也包括他们自己的生存繁荣都依赖中国工业。而韩国工业和中国竞争,从技术到价格,全面死斗,不但让西方一定程度避开了中国的工业垄断,还能通过这种竞争继续享受廉价的工业产品。

为了维持这种抗中的局面,西方肯定会向韩国提供一定的市场倾斜,乃至技术援助。这必然是韩国的一个战略机遇期,很多过去拿不到的单子,技术,都会陆续向他敞开。所以我们会看到,作为组装产品的韩国军售,频频能拿到大单,自行火炮,教练机都卖的还不错,甚至有机会捣鼓自己的所谓隐形飞机。

像新能源汽车,韩国的电池就算连续起火了,西方媒体也会减少报道,网开一面,而不是一路追打。像造船业,中韩的死斗也已经到了关键期,在疫情因素下,中国这两年吃的盆满钵满,而韩国在高技术领域有领先优势,也稍微喘了一口气。但像韩国造船业这种技术领先,并不是完全靠自己得来的,西方的技术转让提供了很大的帮助,相对的韩国不少利润就要回馈给西方。

这又是韩国在面对中国竞争时的另一个劣势。西方这种明明要人家干活,还要从人家身上吸血,棺材里死要钱的资本主义作风,也给韩国对华产业竞争蒙上了一层阴影。未来,确实有可能出现西方研发,韩国落地生产的情形,就像冷战中的西德一样,成为一个前沿示范国家。

这是韩国的战略机遇,前提是和中国斗到底。但韩国人终究连白人都不是,更隔着一层。所以这个模式,很可能西方不会放松对韩国的吸血,而中国的进步更不会停止。怎么办,那只能进一步内卷,从国民身上榨干油水来维持产业进步和竞争。

从另一个角度说,这个战略机遇期,对普通韩国人来说是很残忍的。可能一边是祖国建造了超级战舰,隐形飞机,工业产品行销世界,一边是国民生活水平不但没有改善,反而进一步内卷。韩国真正会出现这种为国家崛起,小民被不断牺牲的残酷场景,仿佛是二战前昭和的南洋女用卖身钱为帝国造大和一幕重演。

可想而知,这种情况下,韩国人的国民情绪会更加歇斯底里,彻底被虚假的光荣与残酷的现实撕裂,从而变本加厉,一点就炸。

更不用说,中国的全面发展,最终会延伸到文化产业,而这又是韩国的另一个支柱,到时中韩两国对历史文化的争夺只会更加白热化。过去中韩对文化历史领域的争夺,如果说更多是在政治,精神,文化层面的交锋,未来就是实打实的经济层面,涉及到看得见的金钱,这就更你死我活了。

日本过去靠在亚洲的绝对文化优势能搞以倭代汉,垄断亚洲文化输出,韩国可没有这种希望,面对越来越强的中国新一代文化产业,只能是强抢硬碰。这又是年轻人接触最多的领域,自然彼此会更加厌恶。

当然,从长期来看,对中韩的产业斗争,中国的优势要更明显。说到底,一个时刻被吸血的半殖民地,和一个完整体系的超级工业大国拼血条,实在不太够看。但另一面,西方也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所以,对第一环岛链的失守,西方也是有准备的。

这种准备是什么,那就是毒丸战术。当代亚洲毒丸战术典范是台湾。你看,台湾能为了反大陆,老百姓都自觉自愿去吃菜猪,吃福食。无论是韩国,日本,台湾,美国都这些地区的改造都是极为成功的。就是政治上,完全没有进步力量,博天堂胜分彩分析软件,只有反动和更反动,而老百姓完全被扭曲驯化,自觉的反华反共。韩国的扭曲变形,其实和台湾类似,都是长期反动统治对社会的驯化。

哪怕是未来韩国和中国竞争失败了,甚至西方在第一岛链不得不撤离了,这样的毒丸社会,也是难以接收的。这些前线国家的反动势力,只要西方还有一点盼头,就很可能和中国干到底,而且这种反动是全社会共同的意愿。哪怕把西方驱逐出第一环岛链,中国面对的也不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工业区,而是一地鸡毛,甚至要承担全面社会改造的成本和一整代人的混乱与不堪大用。而这种一地鸡毛的混乱和几代人的不可救药,又能为西方的撤退与重组提供宝贵的机会,乃至未来反击的无数漏洞,暗子。

从韩国看,无论是中韩,还是整个亚洲,未来确实还充满了波折。但这就是西方留给我们的礼物,侵略者哪怕是走了,留下一地鸡毛和地雷。不能指望靠妥协来勉强撮合,这些遗产,终究要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,也只有解放了广大亚洲人民,中国人民才能实现自己的复兴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 

Copyright 2017 k8凯发误乐com All Rights Reserved